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艺术的罪魁祸首液晶显示器

发布时间:2021-01-22 01:31:59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在刚刚收到的佳士得的邮件中,美国当代艺术家罗斯科的《橙、红、黄》以8688万美金成为佳士得拍卖史上的新纪录,它也是今年上半年全球艺术品交易的亚军,仅次于苏富比拍出的爱德华·蒙克的《呐喊》。

有趣的是,这两件作品在网络上却遭到了大众的口水:“我儿子也能画”、“都是用来洗黑钱的”……

正因为有了微博,我们才知道几乎被公认为是名画的《呐喊》,也会遭到如此待遇。当然,罗斯科如果活在世上,他肯定已经习惯了这些评价。这无关东西方审美的差异,也和艺术教育没太大关系——即便是在他的老家,美国人也不惮以最大的质疑精神吐槽他“刷出来的大色块们”,想象力丰富的人还将罗斯科的成功与政府的某些阴谋联系了起来。

在中国有同样遭遇的叶永青,因《鸟》以25万元人民币成交,他就像一个在操场上唯一没穿校服的学生一样,从陌生的艺术家中“脱颖而出”,被老百姓调笑了半年——这本身是一个很小的数字,相对于那幅画的尺幅来说。那些话也同样用在他身上,还放大了“我儿子也能画”的比例——因为大家认为,《鸟》这幅作品非常适合用这句话来吐槽。

作为美国抽象艺术的代表人物,罗斯科比他的前辈康定斯基“倒霉”,后者构图、用色相对复杂,就鲜有外行搞“艺术批评”;叶永青是正统的学院派,他早些年的写实油画放出来,是不会有人说自家稚子也会画的。创作是自由的,当艺术家选择了一种方式,告别了一种方式时,正是他的艺术存在于世的理由——如果人人都画着你完全看得懂的画,那艺术也不能成为社会进步的先行者。

“简单得要命,又贵得要死。”

凭什么?

这三个字在许多人的心里翻涌,一直到最后夹杂着国骂对着电脑屏幕一口喷出来。

有网友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早一点用线绕来绕去,你就是杰克·波洛克;早一点用方块,蒙德里安的位置就是你;早一点用了单色圆点,草间弥生就死定……早一点只在画布上画几个面,罗斯科就叫你大哥。”

很多人附和这段话。可回过头想想,谁没有拿着蜡笔在纸上用线绕来绕去、画过圆点和大色块?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一半的人都这么做过,但是波洛克、蒙德里安、草间弥生与罗斯科,都只有一个。

以上这些名字都与数额巨大的美金联系在一起,这是公众吐槽的最大诱因。

前佳士得印象派和当代艺术部分主管Findlay说道,“世界上有很多莫奈的大干草垛,但是能够买到一件的机会却是非常之少,因为几乎所有的都在机构中。”

“平均来讲,等一件这样的作品来到市场要花30年。”艺术品经济学家ClareMcAndrew说,“艺术的层面比奢侈品要高,作品稀有的话,价格会飞涨,巨富们在争夺同一件作品。”

我们一面说着艺术进入公众的生活,但事实上,仅仅在《呐喊》拍出1.19亿美金的微博评论里看到的却是另一个世界,也许是艺术与公众之间最真实的那个世界。

其实,价格于观众不过是些不相干的数字,当你在美术馆里与作品相遇,度过或美好或糟糕的时光,管它卖了多少钱?买了它的人,还不是和你一样与之两两相望,只是比你多获得了一些或美好或糟糕的时光。

高价之外,人们还觉得罗斯科等人的画作只是个需要点审美的力气活。事实是如此吗?

也许让这一切看起来简单的正是许多为艺术家鸣不平的人提到的罪魁祸首:液晶显示器。

复制品带来的误读

“对艺术作品的评价不能仅仅依赖于复制品,因为不论多好的复制品都无法让你感觉到作品的力度、色彩和质感。”

这是加拿大国家画廊在1993年经济大衰退时花200万美元买下罗斯科的《作品16号》时本土著名评论家安·邓肯写下的《马克·罗斯科与北美艺术市场的价值大辩论》一文中的一段话。当时,加拿大举国质疑:“为什么浪费纳税人的钱买一个绷了帆布的画框,布面上只涂了一点点黑色,而蒙特利尔有四分之一的儿童还生活在贫困之中。”

安·邓肯是在一边倒的批判观点中发出不同声音的,她提到:“批评这桩买卖的人,有许多人并没有看过《作品16号》这幅画,不少人甚至没有看过罗斯科的任何作品。”

邓肯列举了《牛津20世纪艺术指南》里阐释:“罗斯科的色彩并不仅仅是达到了非同一般的辉煌,而且是达到了这样一种辉煌:作品内在的光明溢放出来,其效果来自这光明的力度与形体的边界的相互作用,各种色彩调子都在那边界处相会。”提到作品的尺寸,罗斯科曾说:“我之所以画大幅作品,是因为我想获得作品与人的亲近感。大画具有紧迫的移情特性,它能让你进入其中。”

“《作品16号》的以上特性怎么能够通过报纸上发表的复制品传达出来?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在差不多20年之后,叶永青在今日美术馆里对我说了与安·邓肯类似的话。“人们通过两种途径获得关于艺术的讯息,一是市场,二是网络。得到画的消息,是来自市场;看画,是通过显示器,少有人进美术馆。”

叶永青的“鸟”系列显然是需要进美术馆看的。“我用一种像女孩子画眉毛的笔画了一些三角形,鸟的躯体都是由这些细致的三角形构成的,这是中国画的旧笔法,是理性、慢的画法。其实是想有一个反差,我用这么细的方式画,你站在画面前,第一感觉如此简单,如此潦草。它像一个陷阱,使你原来最早的观察是错误的,或者是说有差异的,为的是给观众提供这种阅读上的不习惯和欣赏上的差异性。之前做过一个展览‘像不像’,公众习惯于在一个艺术家表达出来的作品面前说这像什么东西,‘像爷爷’‘像奶奶’,但是没有人想这画像一段心情,像笑、像悲伤。”

它们也许更“适合”吐槽

为了避免“弹药”过于集中,在此向您介绍更多有意思的艺术家。在历史并不悠久的当代艺术界,还有众多对普通人来说非常离奇的作品。

1.艺术家的大便

出自意大利艺术家皮耶罗·曼佐尼(PieroManzoni)。他把自己的大便分批装在罐头里,约30克一罐,完成90罐。每个罐头都有曼佐尼字样的亲笔签名,以及独一无二的编号。曼佐尼拟定了售价,每克大便比照黄金的市场价格来卖,每年跟随金价上下浮动。2007年,编号18号的“艺术家的大便”罐头,在米兰苏富比拍卖会上,拍到了12.4万欧元,相当于人民币150多万元。

后来,他又做了“艺术家吐的气”,顾名思义,不过是将载体从罐头变成了气球。

2.史上最贵的皮夹克

美国装置艺术家吉姆·哈吉,曾经把一件破皮夹克仍在墙角,加上银色细链子组成的蜘蛛网,就成了成交价69万美金的装置艺术品《没有人离开过》,这件作品被当时的艺评人称为“年度最昂贵的皮夹克”。

3.45.6万美金的糖果

菲利普·贡札雷-托瑞斯(FelixGonzalez-Torres)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被认为是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1996年死于艾滋病。一组被称为《情人男孩》的无题作品,以45.6万美金拍出——看起来并不高,但你知道这件作品是一堆355磅重的蓝白色包装的糖果时会是什么表情?

逍遥江湖

龙城秘境

猴子很忙破解版

234彩票平台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