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孩子黄疸病情严重济宁年轻妈妈欲割舍自己肝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9 10:32:39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健康讯 2016年6月15日】健康资讯频道为您提供全面健康资讯,用药知识等健康相关资讯,致力于为广大用户提供最优质最全面的健康资讯,为用户的健康保驾护航!

在济宁嘉祥县有这样一对父母,今年5月份他们迎来了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全家人都沉浸在这喜悦中,可是,在接下来的检查中,孩子被查出患有黄疸,为了给孩子治病,他们频繁地往返于济南和北京,但是效果甚微,孩子的病情越来越重,医生说要救孩子只能做肝脏移植,看着躺在自己怀里才几个月大的宝贝,年轻母亲决定把自己的肝脏给孩子……

出生后查出黄疸

今年的5月10号早晨9点22分,在全家十个月的等待中,济宁嘉祥县疃里镇付庄村村民汪振宾的儿子威威出生在了嘉祥县人民医院。“孩子出生后进行常规检查时,发现黄疸指数有点高,当时我们也没有在意,因为婴儿大部分出生都有黄疸,在医院里开了药后就回家了。”汪振宾告诉记者。在家的一个月里,汪振宾发现,虽然威威身上的黄疸不是很明显,但是却一直没有消退,于是夫妻俩又带着孩子去了医院进行检查,医生说不能确定是生理性的还是病理性的黄疸。可是,回到家以后吃了几天的药,威威身上的黄疸仍旧不退。无奈之下,汪振宾夫妻俩来到了济宁的医院。医生拿着报告单告诉汪振宾孩子的胆红素很高,怀疑是患了胆道闭锁,建议赶紧去大医院。“当时我们就懵了,从没有听说过这种病,也不知道这种病的严重性……”汪振宾的妻子代金凤说,夫妻俩找了一辆出租车连夜赶往济南。住院后的第二天医生就找到了汪振宾,说现在还不能确诊就是胆道闭锁,建议先检查保守治疗,彩超、磁共振……,该检查的都检查了,可威威的病还是没能确诊,最后医生建议打开腹腔做手术探查。

手术探查确诊病情

“7月2号医生给孩子做术前准备,插胃管时孩子都哭不出声了,我留着泪对他说,宝宝不哭,爸爸妈妈都陪着你。看着他这么小就要经历这么大的手术,遭受这么大的罪,我心如刀割。”汪振宾哽咽地说。在威威被推进手术室后,汪振宾和家人在门口一直祈求上天保佑孩子,不要把灾难降临到他身上,如果可以他们愿意替孩子承受一切痛苦。

可是一个小时后,他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医生告诉汪振宾和家人,孩子确诊为胆道闭锁三型,最严重的一种。“医生问我们做不做肝肠吻合术,这种手术成功率不高,也不能治愈宝宝的病,只能延长孩子的生命,为肝脏移植争取时间,为了救孩子我们含着泪让医生给他做了肝肠吻合术。”代金凤说。手术后威威被从手术室推了出来,医生宣布手术成功,看着孩子全身插满了管子,汪振宾夫妻俩心疼的都要窒息了,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他们颤抖着对威威说:“宝宝,别怕,坚强些,爸爸妈妈在这里。”

术后半个月威威恢复的挺好,大便变黄,直胆下降,汪振宾夫妻俩松了一口气,以为孩子以后就能慢慢好起来了,可是,老天又一次捉弄了他们。过了没多长时间,黄疸又出现在威威的身上,夫妻俩吓坏了,又赶到了济南,医生说孩子得了术后并发症,反流性胆管炎,这种病很难控制,让他们做好心理准备,只能打半个月的消炎保肝利胆的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也没有好的办法,只能保守治疗,如果没有效果就只能做肝脏移植了。在儿童医院又住了五天院后,夫妻俩带着孩子回到了嘉祥,在嘉祥的医院做保守治疗。

“把我的肝脏给孩子吧”

“为了给孩子看病,我们能卖的都卖了,亲朋好友也都借遍了,在医院保守治疗期间,多亏了热心网友和村民们的帮助,我们才能给孩子继续治疗。”代金凤说。记者了解到,由于实在拿不出钱了,为了救孩子,迫不得已汪振宾在贴吧里发了一个求助的帖子,网友们看了后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有的到医院给他钱,有的把钱打到了他的账户上。而村里的村民得知后也都来帮忙。“我们为孩子进行了捐款,尽一下我们的微薄之力,一共凑了将近两万块钱,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付庄村村主任告诉记者。“唯一的办法就是肝脏移植!”医生的话时刻萦绕在汪振宾的耳边,看着保守治疗效果不是很好,孩子的身体越来越虚弱,随时都会发生危险,夫妻俩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把自己的肝脏给孩子,尽快给他做肝脏移植手术,他们带着威威去了北京做配型,结果是威威的妈妈配型成功,目前他们已经提交了材料,等待着活体器官移植伦理委员会的审查。

生命中难割舍的爱

9月3日,记者来到了汪振宾的家中,威威正躺在沙发上由妈妈照看着,看到家里来人后,他“咿呀咿呀”的叫着,像是在和记者打招呼,记者看到,小家伙的脸色蜡黄,肚子鼓得很厉害,汪振宾说孩子现在肚子里已经有腹水了。“在济南的时候好心的医生曾经劝过我们,说肝脏移植费用很大,让我们好好考虑考虑,当我把医生的话告诉儿子后,他哭了,说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即使砸锅卖铁也要救威威。”汪振宾的母亲说。“我们把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他还没有好好看看这个世界,还没有躺在我的怀里撒娇,我还没听到孩子叫我一声妈妈……想到这里,觉得一切都不重要了,只要宝宝能活下来,我什么都愿意去做。”代金凤说。

(实习编辑:王欢)

废钢双缸液压剪

云南玉溪青石板石材

营口坐人履带微耕机 茶园自走式履带耕地机厂家

重庆忠县青石板厂家 华清石材厂欢迎订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