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截止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近六成受访者认为行改最大难点部门利益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32:46 阅读: 来源:截止阀厂家

近六成受访者认为“行改”最大难点:部门利益

原标题:“行改”最大难点:部门利益

千龙-法晚联合报道 22日上午,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和社科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行政改革蓝皮书《中国行政体制改革报告(2013)》。蓝皮书称,近六成人认为“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最大难点”来自政府的“部门利益”。此外,超五成人赞同官员财产公示。

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行政改革蓝皮书”课题组,从2013年5月起,围绕行政体制改革,特别是转变政府职能的核心,对全国不同层次、不同类型的国家公务员、事业单位人员,以及国有企业、社区等不同层面的群体进行了问卷调查。

调查显示,对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总体评价,有超过五成的人表示,“内容很具体,关键要看能否真正贯彻执行”。

该蓝皮书副主编、国家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转变政府职能必须从简政放权、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入手。

审批程序 近五成人期望减少

蓝皮书称,2013年3月10日,时任国务院秘书长的马凯代表国务院在第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作了关于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的说明。从此,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第七次行政体制改革正式拉开了帷幕。

以简政放权、转变政府职能为重点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对地方政府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是地方政府高度关注的问题,也是公务人员关心的问题。在最受地方政府欢迎的政策中,排在首位的是“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事项”,占44.29%。选择“减少政府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的占35.07%。而选择“减少专项转移支付和收费”的共有127人,占到了25.45%。

课题组分析称,这说明,对地方政府而言,给地方更大的自主权,减少投资审批程序,克服中央政府部门的部门利益、政出多门,以及压缩专项转移支付和收费,加强政府的基础性制度建设,都成为其最为关注的问题。

官员财产 超五成人赞同公示

在回答“您认为,官员财产公示制度对于反腐败有多大的作用”时,有超过五成的人回答“作用不可估量”,这说明多数人对于官员财产申报和公示制度的反腐作用是肯定的。同时也有少部分的人持悲观态度,认为“没什么用”。

课题组分析称,这从另一个层面说明,要建立有效的官员财产申报和公示制度,还必须跟进一系列相关的配套改革和举措。为了进一步了解被调查者对中央提出的建立不动产登记制等政府管理基础性制度的看法,问卷专门设计了一个调查题目。在回答“通过本次改革,要建立不动产登记制、公民代码制和组织机构代码制。这些基础性制度的建立,你认为会对政府管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时,有70.34%的人回答能够“大大提高政府管理和服务的水平和能力”,“有助于改善政府的管理和服务”,还有23.25%的人回答“为查处贪官,遏制灰色收入的泛滥、企业违规行为提供了重要手段”,只有13.63%的人回答“只能是花了大笔钱,不会收到多少实质性成效”。

这说明,多数被调查者对建立上述基础性管理制度不仅支持,而且对其作用也有比较高的期待。

公车改革 中央机关应先做表率

国务院研究室社会司课题组表示,近年来,一些中央国家机关部门和地方进行了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探索。由于没有统一明确要求,各部门、各地方的改革各不相同。

根据课题组初步统计,目前除港澳台地区外,有22个省区市在局部地区进行了公务用车制度改革探索,只有山西、河北、青海、福建、吉林、贵州、宁夏、新疆、西藏等9省区未进行改革,这项改革迄今没有全面启动。

课题组建议,中央国家机关应做出表率和示范。地方改革应采取“中央原则指导,地方分散决策”的办法,中央对改革提出原则性要求,具体的改革模式和措施由地方政府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因地制宜。

同时还应合理确定改革范围和公务交通补贴标准。公务交通补贴标准不宜过高;职级间差距不宜过大。将来可考虑将公务交通补贴作为工资构成的一部分,并入个人工资。

国家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汪玉凯表示,转变政府职能必须从简政放权、减少行政审批事项入手。党的十八大明确地把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作为转变政府职能的最主要途径。我国的行政审批中的大量暗箱操作成为政府官员腐败的温床。必须确立政府的公共属性地位,制定对公权力约束的框架。

要破除改革阻碍,必须抑制部门利益。要割断政府部门与其监管服务职能之间的利益链条,割断公务人员与其所履行的行政职责之间的利益关系。对那些与民争利、侵害社会公众利益的行为要严惩,并严格规范政府公务人员的收入,从根本上清除政府公职人员的灰色收入。

简政放权后,政府要加强宏观调控和市场监管的职责。减少行政审批、政府向市场和社会放权,无疑是转变政府职能的重点,但这不意味着政府可以放弃宏观调控和对经济社会的必要监管。在宏观调控方面,政府要把重点放在制定经济社会发展的规划和战略上,注重政策的协调,保持宏观经济稳定;在市场监管方面,要认真研究行政审批事项减少后,如何防止出现监管的真空,既要释放经济社会的活力,也要维护基本的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记者 王婷婷)

湖南演出音响

南京拍摄

四川电动车太阳能充电器

天津额头体温计